最新体育新闻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体育百科
小雯 第二十八章
更新时间:2018-07-27   来源:互联网   点击数: 次  

  早上。早早宝宝就醒了。小家伙起来也不哭,撅着个大屁股来回趴着,亲死了!我和小雯逗了宝宝一会,小雯又躺下给宝宝开饭了。小家伙,嘴里吃着一个,手里还占着一个。我作势要吃另一个,宝宝伸出小胖手推我,不让我靠近。 

  看着小雯喂奶,我也有点眼热。待她喂完,我把宝宝转过来,解开怀也把乳投塞进宝宝嘴里,宝宝也真吸吮上了。 

  小雯笑我:“这么迫不及待啊?可有你烦的时候呢!” 

  宝宝吸吮了没几下,竟又睡着了。我和小雯也有点迷糊了。朦胧中,康捷跑了进来。我定睛一看,康捷赤条条的,下面高高的挺着他那个宝贝,来到小雯床边,就掀被子。小雯已经看见他了,急忙攥紧被角,叫道:“你干什么呀?” 

  康捷陪笑着:“你说干什么?” 

  小雯是纯粹消遣康捷呢,就是不松被子:“我还困呢,不干!” 

  两个人在那里打打闹闹,我倒心软了:“小雯你就欺负我家康捷老实。昨晚也没让老康尽兴,现在又吊我们老康胃口。当初就卖嘴了!” 

  小雯回头冲我笑道:“男人就是个性动物!那有这样的,过来就上!” 

  正说着,一不留神,让康捷把被子一把掀到地下,小雯象条白花花的鱼似的露了出来。小雯急忙蜷成一团,嘴里叫道:“要死啊!” 

  康捷也不理会,把小雯的腿搬开,腾身就上。小雯急忙叫道:“别!别!压住宝宝呀!” 

  康捷又只好下来。小雯嘴里说着:“你们男人啊,真没办法!”起身下了床,站在床边趴到床上,撅起屁股,康捷站在后面一顶而入。 

  小雯一仰头,“啊……”了一声,又垂下头,随着康捷动了起来。头发垂下来,遮着脸,散乱的跳着,两只乳防吊在那里,更是激烈的跳着。康捷顶的很用力,拍打着小雯屁股“啪!啪!”的,看着小雯的屁股来回颤动着,象个凉粉块似的。 

  康捷看来是休息好了,一直勇猛的插动着。小雯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最后叫了起来。一会儿,小雯直起身来,转身躺在床上,嘴里叫道:“不行了!瘫软的不行!” 

  我急忙把宝宝往我这边挪了挪。小雯根本顾不上了,叉开腿,康捷又扑上来,两只手使劲揉搓着两只乳防,下面使劲的动着。小雯又把她的两条大白腿夹住康捷的黑毛毛腿,双手摁住康捷的屁股,嘴里大口喘着气,大声叫着。 

  我在旁边看着,久违了的暖流又流向下体。我本能的夹紧腿,手却悄悄的伸了下去,果然,下面已泛滥了。自己悄悄的摸着,一边近距离观察着。这次康捷就是时间长,半个多小时了,仍没见射意。 

  小雯也真浪,翻过来倒过去,舒畅的大声叫着。最后,小雯骑到康捷身上,激烈的前后动着,终于,康捷抱住小雯的屁股,使劲往上顶,小雯叫声更响了!康捷也大声喘息起来,终于爆发了! 

  转眼,离预产期只剩下两个来月了。这段时间,康捷公司里特别忙,整天不在家不说,隔三差五的还天南海北的跑,老是我一个人在家。康捷不放心,就和我商量,让我去他父母家住一段时间,生完孩子再回来。我虽不愿意,可又不愿在深圳这个火炉子里生产。康捷的家正好是个避暑胜地——青岛。于是很不情愿的和他讲好条件,每个月必须来看我一次,答应了。 

  答应了,就有点后悔。这小子,不知安的什么心!我心里委委屈屈的不想走,他却和中了个头彩似的,兴高采烈的收拾着,安排着。“唉!男人的心永远是野的!”我自怨自尤的想着。 

  康捷凑了过来:“我刚和许剑通了电话,他说今晚为你饯行。你准备准备吧。” 

  我说:“我不想出去。” 

  康捷说:“去吧,去吧。老在家窝着,出去走走。” 

  晚上,我们刚进雅间,小雯就冲我们叫唤起来:“你们去青岛也不告我们!我刚才还骂许剑呢!我也要去!” 

  许剑说:“人家是去休养去呢,你凑什么热闹?每天是陪你不陪你?” 

  小雯仍是气鼓鼓的:“我不管!我就要去!说了多少次了,陪我去青岛,到现在也没有,净卖狗皮膏药!” 

  我可是打心眼里想让小雯也去,我和公公婆婆就没相处过,乍一去,还真有点发躇。小雯陪我待几天,慢慢也熟悉了。于是,我也极力鼓动:“去吧,反正你在家也没事。深圳热死了!正好去避避暑!” 

  好在康捷也出于礼貌,也在邀请,许剑总算答应了。但要推迟一天,他要处理一下公司的事情。小雯高兴的一把搂住我,在我脸上“啪!”的亲了一口:“奥!~~~去青岛喽~~~” 

  把孩子都吓哭了。我急忙抱起宝宝,嘴里骂道:“死妮子!疯子!” 

  我们五口人,拖拖拽拽的出了机场。康捷的好朋友高峰两口子在口上接我们。 

  乱哄哄的上了车,高峰解释说:“本来我都定好饭店了,可是阿姨坚决不行,让回家吃饭。老太太下午就忙乎上了……” 

  高峰的爱人小娟挽着我,坐在面包车的前排,笑着和我说:“你可是好福气,老太太一手好橱艺,我们还经常去解解谗。” 

  到了康捷家,天已全黑了。 

  婆婆的晚餐果然很丰盛。一家人其乐融融。公公和康捷的性格一样,话不多,只是在一旁慈祥的笑着观望,要么紧着帮忙忙活——又忙不到点上,老让婆婆驱逐。七嘴八舌的上了饭桌,几个男人吆三喝四的喝了起来。婆婆坐到我的旁边,关切的询问着我,我也尽量淑女般小心翼翼的回答着,心里还真不适应。 

  闹腾了一个多小时,宝宝也困了,小雯就在桌旁开怀喂奶。我都有点看不下去,还没待她喂完,宝宝就睡着了。我老实不客气的从她怀里抱起,转身就走,婆婆急忙过来接住,嘴里埋怨着嫌我抱,和公公一起回到卧室。进了卧室,婆婆轻轻的把宝宝放到床上,偏腿躺到一边,轻轻的拍着,嘴里轻轻的哼着歌,公公则在一旁聚精会神的看着。那一刹那,我觉得我真的有责任给康家一个后代了。 

  婆婆轻轻的抬起头,对我说:“你去吧,你们年轻人热闹。我和你爸在呢,孩子晚上就和我们。”我觉得很柔情,没说什么,转身出来了。 

  饭桌上,酒至半酣,情绪正高涨着呢。高峰酒量很好,这我早知道,可康捷和许剑却一般。可恨的小雯却在一旁检点的特仔细。我气的坐到她旁边,在大腿上很很的掐了一把。小雯“傲”的一声蹦了起来,瞪着眼问我怎么了,我苦笑不得,不理她了。那边男人们正在推杯换盏,也没人理会。 

  高峰的老婆和个磁娃娃似的,白白胖胖的,小巧玲珑的。喝了点酒,脸上浮出一片媚人的红晕。小雯是个自来熟,搂着小娟嘀嘀咕咕的,又都笑了。 

  我好奇的凑过去:“说什么呢?” 

  小娟捂着嘴笑,小雯说:“我正夸高峰呢!那可是个纯粹的美男子!”说完,又都笑了起来。 

  我也仔细的看了看,高峰确实帅。应该是长的很完美,显得那么阳光,那么干净,那么儒雅。原来也见过,却没这么注意。这个小雯,什么她都能看到! 

  终于吃完了。许剑请高峰定酒店。几个人还在为谁买单吵的不休的时候,婆婆出来了。婆婆一出来,干脆利索的:“高峰,你和小娟回家。小许,哪也不准去!哪有回了家,又出去住的道理?” 

  几个人一下子没话了。又乱哄哄的告别了半天,约好明天的行程,高峰走了。 

  婆婆家四室二厅,就康捷一个独子。住房是很宽裕的。婆婆又执意带宝宝,于是各自乱糟糟的收拾了,睡了。 

关于奇站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征稿启事|意见反馈|免责声明|法律声明|版权声明|不良信息举报

Copyright @ 2017 贵阳体育网版权所有  备案号